summerside

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

© summerside
Powered by LOFTER

白痴集
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终于明白,是我亲手将自己送入这泥沼中。
       暮春四月,有些花儿还没来相见,有许多花儿已经作别西天的云彩,一年一度的盛开。
       前几日在花店细细挑选了青白分明的花朵置于榻前,茎叶婉转,暗香浮动,躲在墙角暗暗的方寸间好似林间隐逸的白云恰当又怡然。可是不过短短数日,只余一从枯枝了。只因为害怕最终的衰败,我甚少在瓶中养花。
       那枝头呢,枝头的花朵强似很多吗?春风一度,千朵万朵笑面开,因为璀璨,所以短暂。我知道还有果实,我也知道还有落叶满地,还有枯枝淋漓。
       蜉蝣于天地,朝生暮死。瓶中花亦如水中月,摇摇欲碎。然而水中的花与月成了多少诗人的梦景,即使脆弱,也不减美丽。
      今日雨,暗无天日。路边积一掬明镜,深深浅浅,天上落许多琉璃,点点滴滴。路旁的白海棠仍然盛放,不失勇气,我也仍然在雨中垂丧,论坚持,不落半分。
       罢了罢了,不说也罢。并不是林黛玉呀,何谓不语婷婷日又昏。
      时维四月,岁属三春。而我知道这是繁华的前奏,这是荒凉的序曲,这是我走向死亡的安魂曲。

评论
热度 ( 4 )
TOP